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妈妈被威胁 1-2

*妈妈被威胁 1-2 - *妈妈被威胁 1-2

 第一

  我家住在农村,家里是一个标準的四口之家。爸爸、妈妈、哥哥和我。父母
都是已经四十多岁的了,哥哥现在已经在外地上大学,而我现在也已经在市里上
私立中学高二了,所以现在家里平时也就父母两个人在家。

  爸爸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村人,村里的人有什幺事爸爸都会去帮忙。爸爸对
于别人家的事总是胜过对于自己家色事上心,对于别人来家借东西从来不懂的拒
绝也不在乎自己家的事。也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导致妈妈和爸爸有时会吵架。而妈
妈本身也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村妇女,性格善良,对于我和哥哥、爸爸非常好。

  别看我妈妈有时会和我爸爸吵架,可是妈妈也非常的疼我爸爸。由于爸爸的
胃口不好,在农忙的时候不管有多忙妈妈总是会做热的东西给爸爸吃。

  由于我们学校是私立中学的缘故,所以我们学校每两周就放一次假。这也就
导致我有时放假就不回家了,在市里玩了。由于我现在也已经是十九岁了,在市
里也上了一年多学的缘故,所以放假我也就不和家了说了。放假的週五我天黑还
没到家,家里也就知道我不回去了。这个已经形成了家的惯例。而由于一次我回
家很晚的缘故,也就使我发现了家里的一个秘密。也就有了接下我要写的故事。

  十一月底的天已经很短了。这周放假由于学校要买资料的缘故,所以我一定
要回家。可是我本来打算是早早的回家。俗话说的好,计画不如变化快。由于和
同学们玩的有点疯,忘了回家的时间。天黑了,本来是不想回家的可是由于要回
家的拿钱的缘故,所以我也就只能倒车回家了。我到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了。

  农村不同于市里,没有什幺娱乐。所以村里的人天一黑家家也家家就早早的
吃饭关门上炕看电视了。村里基本上是一片漆黑偶尔的亮光也就是大门的缝隙中
透出来的,不像市里那样亮着路灯。

  虽说村里也有路灯,可是不到节日是不开的。在农村平时开着路灯也没什幺
用,没有几个人会在晚上在村里走动。偶尔有串门的门也是自己拿着手电筒。为
了每天晚上可能就是几个人的串门,开着路灯没有几个同意。

  我到家的时候,家里的大门早已经在里面插上了。我本来想叫门的可是又怕
叫门的声太大吵了周围的邻居。农村的晚上可是很静的没有那幺的嘈杂声。所以
我只能转到那一面墙通过墙旁的一棵小树爬进家。进了院子四周也是一片黑,只
有里屋一间屋里通过已经挂上的窗帘透出的灯光驱散了一点黑暗。通过耳朵里传
来屋里的电视声我知道爸妈还没有睡觉。

  我想给爸妈一个惊喜,所以进了院子也没有喊。可是就在我走到窗台的时候
一句声音是我停止了脚步。

  「老骚屄,加紧点骚屄自己动着点。」一个年轻的声音夹杂在电视声中响起
了。

  不是电视中的声音,更加不是爸爸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应该很年轻并且我有
一点点的耳熟。就在我满是疑惑的时候。

  那个年轻的声音又响起:「对,骚屄,就这样。」这个声音是从屋里传出来
的不是电视的声音是屋里现在正在存在的人的声音。

  我赶紧轻声的走到窗台旁他,通过窗帘的折角往屋里看去。平时我爸爸谁在
炕外侧,我妈妈睡在炕里侧在里屋的炕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炕外侧的被子里我
爸爸已经在被子里熟睡。而炕里侧的被子里却没有我妈妈的身影在,只有已经敞
开的被子口和被子上的妇女衣服证明我妈妈曾睡在被子里。

  我往里屋的空地上看去。

  面对窗户的墙面前一具从背后看上去大概有一米七五浑身赤裸皮肤有点黝黑

  且健壮年轻男子,正双手扶着一具从背后看上去一米五多,浑身只穿衣一件
黑色丝袜正扶着墙的丰满白皙且较小的女子的腰前后挺动着。

  女子是我妈妈。从女子的身高及其身材以及其女子留着的到脖子的短髮和那
正扶着墙的有些黝黑前的小臂及其手背,我妈妈,刘珍。

  就在这时候炕上我爸爸在被子了活动了一下身子。我爸爸活动身子的声音明
显惊动了在正空地上的的男女。两具身体动静止了下来。扶着墙的女子转过脸朝
炕上看去。

  一张四十多岁皮肤有点黑但且精緻的脸,细细的眉毛、一双大大眼睛,较小
的琼鼻、一对有厚且红满是诱惑的嘴唇,我妈妈,刘珍,没错正是我的妈妈。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年轻身体的主人也回过头来。王洲,住在我家院前的二十
岁的王洲。

  王洲长的还算行不帅可是身高在那呢。今年刚刚下学,没有去複习。王洲本
来也不是什幺认真学习的学生。现在拿了高中毕业证正在家做準备学点技术。王
洲家和我家别看是前后院,可是两家前些年因为一些事,已经有几年没说话。

  王洲朝炕上的我爸爸看了一眼,发现我爸爸并没什幺。长舒了一口气。接着
转头看看了我妈妈发现我妈妈满脸都是紧张的样子。微微一笑,用右手重重的拍
了一下我妈妈丰满的屁股。

  啪的一声,使得我妈妈的屁股上马上多了五个红指印。

  「骚屄看什幺看?我拿给你喂他的安眠药可是我花钱特意买的。是不是信不
过老子啊?」王洲瞪着眼对我妈妈说。同时王洲双手扶住我妈妈的腰,腰部重重
的往前挺动了一下。

  我妈妈重重的嗯了一声,接着道:「不不是。」

  「不是,那你这个骚屄还看吗?还不快点动伺候老子。」王洲说完又重重的
挺动了一下下身。

  我妈妈又重重的嗯一声,接着转过头晃动前身体来。王洲也缓缓的挺动起下
身来,并且俯下身贴向我妈妈的后背,双手也放开扶着的我妈妈的腰抓向我妈妈
的胸部。王洲俯下身用双手抓拧着我妈妈的胸部,腰部加大力度的挺动,嘴巴凑
向我妈妈的耳部伸出舌头舔弄我妈妈的耳垂。

  「骚屄,舒服吗?」我妈妈只是急促的喘息并没有回话。

  王洲没听到我妈妈的回话,似乎有些生气。

  王洲停止所有的动作,直起身来。

  王洲用双手扳过我妈妈身体双手抓住我妈妈的双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扔。

  「骚屄,搂好老子的脖子,要不摔死老子可不管。」接着双手抄向我妈妈的
大腿,我妈妈搭在王洲脖子两边的双手赶紧抓在一起。

  王洲接着抱起我妈妈。

  我妈妈双腿赶紧又环住王洲的腰以免自己不小心掉下。

  王洲抱着我妈妈转过身,我在窗外可惜清晰的看到王洲胯下一条白皙的肉棒
正在我妈妈的双腿之间摩擦。

  王洲抱起我妈妈的屁股使其上翘,我从窗外可以清晰的看到我妈妈的阴部。

  一双外翻厚实带点黑的阴唇,透过阴唇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满是湿润的红色
肉穴,浓密的阴毛已经湿哒哒的帖服在皮肤上。

  王洲挺着近十六釐米的肉棒使其鲜红的龟头堵在我妈妈的肉穴口,接着往上
狠狠的挺动腰部同时发下我妈妈的屁股。

  哧的一声王洲的整根肉棒没入了我妈妈的肉穴,同时我妈妈扬起了头大声的
啊了一声。

  王洲接着在里屋的空地上走的起来。王洲一边走一边问我妈妈:「老骚屄,
这样骚屄舒服不?」

  「舒服。」我妈妈喘着道。

  「是吗?我怎幺觉的骚屄你还是不舒服啊。」王洲说完站立双膝微微弯区抱

  着我妈妈的臀部使劲的往下压同时腰部狠狠的往上插使其肉棒狠狠的全部插
我妈妈的肉穴。

  我妈妈大声的啊了一声后道:「破……破了啊……干……破了……你……轻
啊……轻点……啊……」我妈妈大声的喊道。

  可是王洲根本不管我妈妈的喊道依旧重重的操弄我妈妈。

  里屋啪啪的身体相撞声和扑哧扑哧的干穴声以及女人呻吟声和男人急促的喘

  息声交织成一篇淫蕩的乐曲。

  「要……要……到了。」我妈妈突然喊道。

  可是就在我妈妈刚刚喊完。王洲却赶紧把我妈妈臀部抬去使其两人的下身彻
底的分离。同时走到炕沿边把我妈妈扔在了炕上的空白处。被扔在炕上的妈妈迷
茫的看向王洲并且右手不由自主伸向一片狼藉的下身。

  就在我妈妈右手将要伸到阴部的时候,王洲已经窜上了炕并且抓住我妈妈伸
向自己阴部的手。

  紧接着把我妈妈翻过我妈妈的身使我妈妈双腿紧挨的跪在炕上,接着王洲抱
着我妈妈的膝盖抱起我妈妈走到我爸爸的头前。我妈妈惊呼了一声。紧接着王洲

  把我妈妈双腿分开使我妈妈两腿分跨在我爸爸枕头两侧使我妈妈的阴部对準
我爸爸仰面熟睡的脸。

  我妈妈跪伏在爸爸的身体上大喊着:「不要,不要。」就想往前爬。

  这时候王洲也已经跪在我妈妈的身后,王洲用左手紧紧的抓住我妈妈的腰不
让其往前爬,右手狠狠的扇了几下我妈妈的屁股,使我妈妈的屁股马上通红一片
啊。

  「再动,老子就把你这老骚屄的照片扔的满村都是。」王洲狠狠的说道。

  我妈妈听到王洲的话,果然就停止了挣扎。只是我妈妈低声的哭泣起来。

  「哭什幺哭,再哭老子现在就跑出去挨家挨户的敲门发你这骚屄的照片,你
信不信?」王洲又狠狠的对我妈妈说道。

  果然,我妈妈停止了哭声,只是双肩还在不停地抖动。

  王洲得意的重重的哼了一声。


                第二章


  王洲接着双手扶住我妈妈的腰部,挺直自己跪在我妈妈身后的身体,使自己
的肉棒凑近我妈妈的的肉穴。王洲扶住好我妈妈的腰,前后晃动着自己的腰,用
自己的肉棒的龟头不断的摩擦我妈妈的肉穴口。由于我妈妈刚才差点高潮。现在
又被王洲用肉棒的龟头不停的摩擦阴部使我妈妈的身体很快产生了生理反应。

  我妈妈轻声的呻吟起来,并且不自由主的晃动起自己的屁股,不停的往后挺
想要用肉穴吞入王洲的肉棒。而王洲则不停的晃动着自己的腰部使其自己的肉棒
躲避着我妈妈的肉穴吞入。

  我妈妈的肉穴和王洲的肉棒就像躲迷藏似的,一个追着想要吞入,一个则躲
避却又每次稍触即逝。这样使得我妈妈肉穴更加的瘙痒难受,也使其我妈妈的阴
道不停的分泌淫液以至于我爸爸的脸上很快就沾满了不少液体,甚至于我爸爸微
张的嘴里也会不时落入几滴淫液。

  在我妈妈身后的王洲低头看到了胯下我爸爸脸上的情况。也就在这时候睡梦
中的我爸爸可能是感觉口渴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并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
唇。我爸爸把口中与嘴唇上的我妈妈的淫液全部吞了进肚子中。王洲看到这种情
况不由得意的一笑,并且用右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妈妈的屁股。

  「老骚屄,你老公吃你的淫液了。」王洲得意的对我妈妈说道。我妈妈晃动
的臀部不由的就一停。

  啪的一声,王洲又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妈妈的屁股,使我妈妈肥大白皙的臀部
马上蕩起一波臀浪。

  「哼,动啊,骚屄。你老公口渴了。还不快点动让我多磨点淫浆给你老公解
渴啊。」王洲大声的对我妈妈说道。我妈妈轻轻的晃动起了屁股来,没有刚才那
样的激烈。似乎是王洲的话深深的刺激了我妈妈让我妈妈升起强烈的羞耻感与自
尊,努力的去压制自己的生理反应和身体。

  王洲看到我妈妈的反应似乎非常的失望,低头看了看我爸爸,歎息一声对我
妈妈说道:「你老公口渴,你都不管,你还是不他老婆啊?」王洲接着又低头对
这熟睡的我爸爸说道:「你老婆不管你,我不能不管你谁叫咱们是连襟呢!」

  王洲说完又重重的歎息一声。似乎对于我爸爸有我妈妈这样不管自己老公的
老婆,很是同情我爸爸一样。

  王洲低头歎息完,接着双手扶住我妈妈的腰往后使劲一拽跪伏的我妈妈,同
时自己往前狠狠的一挺腰部使自己的肉棒整根的没入我妈妈早已满是湿润紧窄的
肉穴。扑哧一声,由于我妈妈阴道的湿润使其随王洲的插入,阴道喷出许多淫液
溅落在我爸爸的脸上。我妈妈同时扬起头大声的啊了一声。

  王洲跪在我妈妈的身后双手扶住我妈妈的腰狠狠的抽插着我妈妈。两人肉体
的啪啪碰撞声,我妈妈嗯,嗯的呻吟声与王洲重重的喘息声,在屋里交织成一篇
淫靡的乐章。

  王洲一边肏着我妈妈一边低头看着胯下,正仰着面现在满脸都是淫液并且嘴
巴无意识的张着吞咽着的我爸爸对着我妈妈说道:「老骚屄,你老公似乎口渴的
厉害啊?嘴巴越张越大了。」接着王洲得意的笑了起来。王洲在说这话的同时明
显感觉到我妈妈加紧的屄,在王洲说话的时候越是越加越紧。

  「骚屄,是不是我说话的时候特别兴奋啊?」王洲笑着问我妈妈,却没得到
我妈妈的回答。王洲脸上马上就泛起一丝狠色。

  接着王洲抽出正在肏我妈妈的肉棒,同时左手扶着我妈妈的腰往下按,右手
扳住我妈妈的大腿往后拽。猝不及防之下使我妈妈上身马上贴住了我爸爸盖着的
被子压住了被子里面我爸爸的身体,同时双腿也被王洲近乎拽直,使我妈妈的上
身紧贴在我爸爸身体上的被子上。

  下身膝盖跪在炕上,大腿,膝盖与炕上成四十度角的姿势,只有我妈妈肥大
白皙的大屁股高高的耸起,像一座山峰是的悬在离我爸爸脸只有三四釐米处得上
空,对準着我爸爸的脸。甚至于我妈妈阴部早已淩乱的阴毛垂下几缕湿漉漉的阴
毛轻抚着我爸爸的脸部。

  「骚屄,再动的话老子可真发照片去了。」王洲恶狠狠的对我妈妈说。妈妈
刚刚要挺起的身子马上静止了下来。接着王洲从旁边自己的脱下的裤子里,拿出
自己翻盖的小水果刀。王洲接着俯下身用手掰开我爸爸的嘴把小水果刀支撑在我
爸爸的口腔里,这样就使我爸爸的嘴大大的张开。

  王洲接着又从裤子里拿出一个纸盒。王洲打开纸盒从纸盒里拿出一个一次性
的已经吸好要的针管。

  王洲用针头扎在我妈妈的肩上打入针管里的液体。在我妈妈转头看过来的时
候王洲也已经拔出了针头。

  王洲对着我妈妈转过来的脸狠狠的一瞪眼,我妈妈马上转过脸去。王洲接着
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键把手竖放在窗台的玻璃上。

  在王洲伸手手机的时候吓的我马上缩了一下身子。在我再往屋里看的时候我
发现手机的摄像头对準了炕上。

  王洲低着头看着我爸爸道:「我知道你口渴的厉害,我马上就钻你老婆那口
骚井,给你水喝。」。

  王洲说完马上起身使身子下俯做俯卧撑姿势。王洲双手撑在我妈妈的身体两
侧双腿绷直,并使自己的胯部贴住我妈妈的高高耸起的臀部,用自己的肉棒摩擦
我妈妈湿润的肉穴。王洲俯下头亲吻了一下我妈妈肩并同时腰部一用力使自己的
肉棒再次全根狠狠的插入我妈妈的肉穴。

  这次王洲和我妈妈两人同时重重的嗯了一声。如果这个时候我爸爸能伸出舌
头的话会轻易舔道两人的结合去。

  王洲长长的呼一口气,接着腰部向后耸使自己的肉棒抽出我妈妈的肉穴,只
留龟头在我妈妈的肉穴口。接着再次狠狠的一挺腰部,再次使自己的肉棒整根狠
狠的插入我妈妈湿润的肉穴。我妈妈只能双手使劲的抓住被子,拼命是的保持住
自己的姿势不让自己的臀部彻底的压住我爸爸的脸部。

  王洲和我妈妈两人结合处得淫液顺着我妈妈下垂湿润的阴毛流入我爸爸被撑
住张的大大的嘴巴里。由于我爸爸的嘴巴被撑住没法合上,所以使得我爸爸的喉
咙使劲的咽,使得我爸爸吞咽下王洲和我妈妈两人淫液的声音非常的大。

  王洲这次只是狠命的肏着我妈妈,把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腰部狠狠的抽插
着我妈妈连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重重的喘息着。而我妈妈也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
被子,在王洲的身上嗯恩的呻吟着。

  我妈妈可能是由于刚刚已经差点到了高潮并且被王洲以这种羞辱的姿势狠命
的肏,使得我妈妈很快就高潮了。

  「恩……嗯……要……恩……到了……恩……洲……嗯……哥哥……再……
恩……快点……恩……」我妈妈摇晃着高耸的大屁股突然大声喊道。而王洲这时
却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玩命似地肏我妈妈。

  「嗯……洲……哥哥……恩……乖……乖……嗯……恩……珍珍……恩……
要……恩……恩……来……恩……了……恩……恩……啊……」我妈妈突然双手
狠狠的抓住被子像是要把被子抓破似的。并且我妈妈浑身大幅度的抖动起来。同
时我妈妈的臀部也似无力似的垂下压住了我爸爸的面部。

  我妈妈浑身抖动了十几秒钟后,停止了抖动。我妈妈整个身子伏在我爸爸的
身子上大口的喘着气。

  而王洲在此期间只是俯下身子用嘴温柔的亲吻着我妈妈的肩部,用肉棒感受
我妈妈因为高潮所引的阴道蠕动挤压的美妙感受。

  「珍珍,舒服了吗?」王洲一边温柔的亲吻着我妈妈的肩部一边柔声开口问
我妈妈。我妈妈微微的抬了一下头,扭过因为高潮而满脸潮红的脸羞涩的对着王
洲小声的说道:「舒服!」

  王洲抬起低着亲吻着我妈妈肩部的头看向我妈妈的脸,苦着脸对着我妈妈说
道:「乖珍珍是舒服了,可是哥哥还硬着呢。」

  王洲同时挺了一下腰使的还是坚硬着的肉棒在我妈妈湿润的肉穴中挺动了一
下。我妈妈小声的恩了一声,同时我妈妈微微的低了一下头满脸都是羞涩之色的
不敢看向王洲。

  就在这时候被王洲和我妈妈压在身下的我爸爸扭动起身子来。由于王洲和我
妈妈现在都是压在我爸爸的身上使我爸爸呼吸困难身体本能的扭动起来。王洲虽
然相信自己买的药的效果,但是身体还是不由的僵。而我妈妈则是双眼中透出一
丝迷惑之意。并没有想王洲那样大的反应。

  由于王洲和我妈妈的下身结合处到现在还是压在我爸爸的脸部,刚才因为我
妈妈高潮而喷发的大量淫液虽说大部分喷人了我爸爸被撑住张开的嘴里。可是还
是有一些溅落在我爸爸的脸上使的我爸爸的脸上黏糊糊的。而我爸爸的脸上又被
我妈妈的和王洲的结合处压住使得即使昏睡的很沈、很沈的我爸爸也感到极度的
不舒服以至于头本能的也左右扭动起来。

  我爸爸头的左右扭动使得我爸爸的脸部也左右的摩擦着王洲和我妈妈的结合
处。我爸爸头部的扭动使得王洲和我妈妈两人舒服的恩了一声。同时王洲用手臂
撑起身体,腰部狠狠的往上一挺使的我妈妈的臀部也离开压着的我爸爸的脸。接
着王洲抱着我妈妈往炕里侧一倒,使得自己的身体仰躺在炕上。

  而我妈妈则仰躺在王洲的身上,两人人的下体还是紧紧的连在一起。

  王洲仰躺着身子挺动了一下腰部抽出插在我妈妈肉穴的肉棒,并且双手用力
扭动我妈妈的身体使得我妈妈翻过身,趴伏在自己的身子上。

  王洲手臂用力的抱着我妈妈使得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感受着胸前两团柔
软的摩擦,舒服的呼了一口气。接着王洲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趴在身体上我妈妈
的臀部,使得趴伏在他胸前的我妈妈抬起脸,迷惑的看向他。王洲苦了一下脸,
腰部往上挺动一下使得自己还是坚硬着的肉棒撞击了一下我妈妈下身。

  我妈妈马上羞涩的低下了看着王洲的头,双手扶住王洲的胸前缓缓的直起身
来。